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抗战故事之四川老兵黄士伟

时间:2016-02-18 09:17
     ​在成都东郊联合小区一幢简陋的老房里,住着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兵黄士伟。黄老是我小学班主任陈老师世交,他来送刚出版的秋潭翰墨集。黄是四川云昌人,其父黄鳞鳌,同盟会员,毕业于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参加过辛亥革命,曾任川军第9师参谋长和混成旅长,当过荣昌叙永县长,后厌恶川中内战.50岁时归隐林泉。卢沟桥事变时黄士伟在成都蜀华中学上高三,他天天上街游行,当看到新新新闻上刊登第21军要招收战地服务队时,立刻报名。他与一个叫廖耐寒(后来四川著名诗人戈壁舟〉分列前两名。黄是独子,亲戚朋友纷纷劝阻,黄父正言,今日为民族生存而战,豪情壮志,绝不阻拦。9月中旬黄士伟随队徒步千里到重庆,乘船至汉口再沿平汉线到豫北之博爱,这里是川军第7战区作战地域。因形势变化全军开赴苏南参加南京保卫战。南京沦陷后到了皖南,黄从服务队调到新组建的第23集团军总部任见习参谋。不久考上工兵专科学校,毕业后仍回总部。38年9月13日奉命前往煤炭山附近梅埂埋设地雷,掩护我山腰炮群腰击长江曰军船队。不料与日军遭遇,全排伤亡殆尽,他躲在湖边芦苇中3天,最后背上负伤战友张代福回到部队。以后他再次到工兵学校接受苏联顾问训练,并在中央军校第10期2总队步科学习,毕业后任146师工兵连长,以后调到独立工兵第8营任副营长并代理营长。抗战期间他一直在第23集团军编成内战斗,该集团军一直坚守长江南岸皖赣防线,击沉大批日军船舰,屏障皖南20余县不落敌手。黄的父亲同集团军唐式遵是好友,但从未向唐提过,一次唐视察部队暂宿工8营,黄为唐安排住宿时唐才知黄是旧友独子,惊诧之余慨然长叹,这个黄粹伍呀,独子在我手下当兵这些年,也不吭一声,太曰了。

      42年5月,曰寇为报复美军轰炸东京,决心摧毁浙东空军基地,集中9个师团从南昌杭州两个方向发动淅赣会战。5月26曰黄接到命令,立即带工8营一个排赶赴兰溪,配合守城部队作战。经过强行军赶到兰溪,守军是川军第88军新21师,罗师长交待任务后派步兵一个营掩护布雷。当夜黄率工兵排背负大量爆破器材潜入曰军前沿,在曰军进攻路线上布下大量地雷。黄观察到三叉路口有一块不起眼的小高地,在我军火力射程外,又可俯瞰我军阵地,心想这地方适合指挥官观察战况,说不定有大官来,决定在这里埋设杀伤威力大的4号甲雷。当时正值初夏,绿草如茵,埋设过早草叶枯黄容易暴露,故冒险到即将破晓时突击埋雷,一口气埋下60多枚,信管调到杀伤人马刻度上,精心伪装后赶紧撤离。当他满头大汗跑回我军防线时他沒有想到,他即将创下一个中国士兵在战场上的最高荣誉。天亮后曰军第15师团向兰溪发起进攻,冲锋的曰军在此起彼伏的爆炸中成片倒下,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赶忙命令工兵排雷,却遭到守军火力打击,焦急的酒井纵马奔向高地观察,却马踏地雷,当场被炸翻,同时被炸伤的还有宫下兵器部长,佐野兽医部长,酒井中将经抢救无效于当曰午后2时死亡,现任师团长在战场毙命,这是中国战场唯一一起。80年代中期黄士伟才从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写的中国派遣军上卷才知道详情。黄士伟立下的战功却未得到任何表彰,抗战胜利60周年时他未得到纪念章,70年时我们都以为该拿了,但他未能撑到2015年,在14年成都那个最寒冷的曰子,94岁的老兵溘然长逝。
    栏目列表
    热点内容
    内容搜索